大城职业代孕

2021-06-21 14:08:03 来源:合肥晚报
男媒婆第15集剧情介绍

  小青二春领证结婚

  小青无意中看到周建华跟一女人亲热的走在一起,于是她生气的上前拦住了周建华,指责他怎么那么的不要脸。周建华让她管好自己的事情就行,她不是要和小个子结婚吗?有意思没还玩假结婚?小青说二春给他强多了,至少他真心爱自己,而他周建华就是一个大骗子。

  男子去征婚,他找对象的条件不是太高,关键是能够闪婚。二春让他回去听信,自己尽量帮他找。小青问二春,他们何时去领证?二春激动的问她同意了?小青点头。二春劝小青可要想清楚了?他们可不是办假证?小青说她已经想清楚了,而她这样做是为了菲菲,她不想菲菲受到同样的伤害。二春再次承诺,只要周建华跟菲菲分开,他们立即去办离婚手续,小青让二春签一个保证书:一,同房不同床。二,同甘不共苦。三,同心不同德。四,同父不同母。五,等菲菲跟周建华离婚后,他们就立即离婚。

  喜子对二春说,什么保证书呀,只要结婚证一领,就看他有没有胆量了。拍结婚证的时候二春和小青两人坐的远远的,而且都没有面带微笑,摄影师问他们是不是两口子?得知二春真的要领结婚证,妈妈问他是不是为了跟菲菲较劲?二春跟妈妈交待,他跟小青领证的事情不要告诉别人,就家里人知道就行。爸爸问小青,她是不是跟周建华赌气才嫁给二春的?小青否认,并说他跟二春在一起不是为了钱,而是为了人。

  二春和小青在民政局门口准备领证,白金山叫住小青,杨金芳也拉二春上旁交待几句话。爸爸再次提醒小青一定要想清楚。妈妈祝福二春,并交待他把喜糖分给大家伙。二春拉着小青的手走进民政局。喜子问菲菲,她爸结婚她不高兴呀?菲菲说爸爸跟白小青就是故意的。喜子告诉小青,呆会儿她爸爸两人出来,他们得送上祝福的话。二春拿到了结婚证,他说工作人员的效率真是太高了,小青让他别贫了。

  大家看到二春的结婚证都很高兴,唯独菲菲不高兴。喜子让菲菲赶紧给爸妈道喜,菲菲生气的离开。周建华得知小青跟二春领结婚证的事情,菲菲说白小青这样做就是为了拆散他们,同时她提议跟周建华也去领证。周建华不同意,因为他娶了菲菲就得叫前妻白小青为妈,他绝不能让小青看他的笑话。菲菲指责他想反悔,周建华让她给自己一些时间好好考虑一下。

  晚上吃饭的时候白金山发言,祝小青和二春白头偕老,永结同心。二春感谢白叔,喜子打断他们讲话,让二春改口叫白叔爸。杨金芳祝贺二人相亲相爱,早生贵生。二春对妈妈说,他们都啥岁数了还早生贵子。小青喊杨金芳阿姨,喜子让她改口叫妈。改完口后喜子张罗着让二春夫妇喝交杯酒。菲菲回来刚好看到他们喝交杯酒,生气的进房间。喜子猜测菲菲一定是跟周建华闹别扭了,二春说他们更得要喝酒庆祝一下。菲菲给周建华打电话,可是周建华却挂断了她的电话,因为他跟另外一名女子正在一起。

  小青不愿意住到二春家里,二春说他可以去她家去,同时劝小青为了自己的闺女委屈点。小青问他到底是为了闺女还是为了她?怎么觉得他像耍心眼似的。二春则说他真的是为了菲菲。二春背着被子要去小青家里住,妈妈劝他悠着点,细水长流。二春进入小青的房间,白金山一直站在门口看着,小青问爸爸还有事儿吗?白金山赶紧离开。

  喜子给二春打电话,问他在哪里住?二春说在他嫂子家里,见小青瞪眼,二春赶紧说在他白姐家里。二春在屋里做俯卧撑,白金山在门外听见他唉哟的声音偷着乐。菲菲一直给周建华打电话,可是对方都没人接电话,于是他去婚介所找喜子聊天。

  小青让二春关灯睡觉,二春问她放心吗?小青说她有什么不放心的,因为她有那个--大棍子。菲菲问喜子,她爸跟白小青合适吗?喜子说特别合适,菲菲问自己跟周建华呢?喜子说特别非常不合适,因为周建华根本配不上她,周建华就是个骗子。菲菲说周建华或许就是个骗子,可是她心甘情愿的被骗。夜里二春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,小青问他瞎折腾什么呀。

男媒婆第16集剧情介绍

  白金山脑出血住院

  菲菲问喜子,如果他喜欢一个人会在乎她的父母吗?喜子说当然不会在乎,菲菲问如果岳母是他的前妻呢?喜子明白她又在说周建华,他明确的告诉菲菲,如果他的岳母是前妻,绝对不会同意,丢不起这个人。

  闹钟响了,小青喊二春起床,见二春没有反应,小青拿枕头丢他。二春发现他腰疼,猜测可能是睡地上凉着了。白金山见二春唉哟哟的出去买早点,他问小青没事儿吧?小青笑着说没事。二春回家问起菲菲,妈妈说菲菲昨晚上去找喜子喝酒,到现在还没有回来。二春去婚介所,看到菲菲和喜子二人躺在沙发上睡觉,于是上前叫醒喜子问起情况,喜子让他先忙着,他们再睡一会儿。二春让他赶紧起来打扫卫生。

  喜子问二春哥昨晚上什么都事儿都没做?二春让他别瞎猜,因为他昨天晚上睡的是地上。菲菲问爸爸什么地上?二春说没事儿。喜子帮二春按摩发现他腰疼的地方是肾,劝他赶紧去医院看看。谢院长把小青叫到办公室,说起她跟二春结婚的事情,小青问他怎么知道?院长说他媳妇在民政局工作,昨天刚好看到他们。二春腰疼去医院就诊,谢院长说他是运动过度,肌肉拉伤,小青听此尴尬的离开。小青走后谢院长批评二春,说他都多大年龄了还不悠着点。院长问二春何时请他喝喜酒?二春则说喝什么喜酒呀,没准儿过两天还得离。

  奶奶劝菲菲,她爸跟小青已经离婚了,她就不能再跟周建华在一起了,菲菲请求奶奶再她睡一会儿。白金山告诉杨金芳,让她说说二春,因为二春都老大不小了都不注意点形象。杨金芳则说年轻的人事情她也不好说什么,白金山无奈的说算了,说说他们两个结婚的事情,提议把结婚证领了,杨金芳说他着什么急呀?白金山说不是他着急,而是他们得给孩子腾地方,还有一个人不舒服,头有点晕,说着说着他便晕倒在地。

  医生说白金山初步确实是脑出血,之后她向杨金芳问起病人晕倒之前在做什么?杨金芳说他在向她求婚,晕倒的时候没有摔到头部。得知白金山醒来,二春着急的过去查看,医生让他去交住院费。二春将妈妈叫出来,向她问起那张十万块钱的存折在哪里?妈妈说那张是死期,自己那里有张活期的,得知妈妈的活期里只有八千块钱,二春说不够,杨金芳决定就拿死期的存折交住院费。

  喜子去菲菲家里,问她为何没去上班?菲菲说他瞎操什么心。喜子说周建华不是个好东西,现在不只定在哪里花天酒地的。菲菲则说周建华对她是真心的,而他们两个不能在一起全怪白小青。得知菲菲发誓非周建华不嫁,喜子紧张的说他怎么办?他说非菲菲不娶,之后他握着菲菲的手对天发誓,此时二春刚好回来。

  见二春走后喜子又折回了菲菲家里,让她去看看姥爷,菲菲不去,喜子邀请她去婚介所陪他。二春去取钱回来时碰到了谢院长,谢院长说起小青去北京学习的事情,得知此次学习对于小青的重要性,二春请求他千万不要换人。得知二春去交住院费,小青过去查看,她说回头把五万块钱还给二春,二春则说不用,况且他这样做也是为了妈妈。

  二春和小青谈论起双方家长的事情,之后二春说他和小青是真夫妻假感情,什么时候变成真感情就是看他的本事了。小青听此笑了起来,他说二春志气比身高高,口气比能力强,脸皮比城墙厚。菲菲陪着喜子在婚介所,莎莎前来,她嚷嚷着让喜子跟她凑合着过,菲菲笑了起来,说他们两个挺合适的。木头前来向喜子打听介绍女朋友的事情,喜子说现在就有一个,木头说莎莎的要求太高了,喜子说她现在的要求不高了,木头得知邀莎莎出去,莎莎乐意的答应。

  白金山担心他的病好不了,杨金芳伤心的哭了起来。二春两人走过来,白金山把小青托付给二春,同时交待小青一定要好好的孝敬杨阿姨。得知木头不是本地户口,莎莎说他们后会无期。白金山担心他睡着了就再也见不到杨金芳了,杨金芳承诺一定会在旁守着他的。见妈妈坐在椅子上面睡着了,二春让妈妈回去休息。